开云体育

开云体育实控人夫妻包揽90亿定增,1800亿锂电龙头大扩产
文章来源:开云体育 发布时间: 2022-11-10 浏览次数:98052512

   

开云体育(300014.SZ)仍未停止扩产。

11月10日,开云体育能相继发布多项公告。其中,实际控制人承揽公司90亿元定增的计划尤为引人注目。

根据公告,亿伟锂拟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投资乘用车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HBF16GWh乘用车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和补充营运资金90亿元。其中,公司控股股东亿伟控股、刘金成、罗金红分别认购30亿元、20亿元、40亿元。亿伟控股由刘金成和罗金红持有50%。90亿元的固定增长实际上是由刘金成和他的妻子认购的。

除了固定增长和扩大生产外,益威锂还在不断扩大投资领域。同日,公司还披露了储能技术研究院和曲靖10GWh动力储能电池两个投资项目,总投资60亿元。

截至6月10日,亿纬锂能收盘价为96.45元/股,上涨5.51%,最新市值1831亿元。

一天之内,抛出总额150亿元的扩产及投资计划,亿纬锂哪里来自信心?

实控人65折加仓

公告显示,定增发行价格为63.11元/股,与6月8日收盘价为96.97元/股相比,刘金成夫妇相当于获得6.5%的折扣。但折扣定增符合规定。一般来说,折扣至少需要15%,而且大是在股价低的时候参与的。

从投资项目来看,乘用车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总投资约44亿元,项目建设期为3年。项目生产后,年产20GWh46系列动力储能锂离子电池;HBF16GWh乘用车锂离子动力电池项目总投资约41亿元。项目生产后,年产16GWh方形磷酸铁锂电池。

至于固定增长的原因,益威锂能在公告中表示,抓住新能源汽车和储能行业爆炸性增长的市场机遇,分阶段满足市场和客户的需求,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稳定公司的行业地位,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国盛证券在研究报告中表示,固定增长项目一方面将有效提高益威锂离子电池的生产能力,另一方面也显示了实际控制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强烈信心。

根据公司2021年财务报告数据,亿威锂能年消费电池收入68.76亿元,同比增长67.79%;动力电池收入100.07亿元,同比增长146.25%。动力电池收入增长更加明显,成为公司业务增长最重要的引擎。

此外,在披露固定增长计划的同一天,公司连续发布了两项投资计划。一是开云体育能及其子公司易威储能计划与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合作,在武汉东湖高新区建设开云体育能储能总部和储能技术研究院项目,总投资约30亿元。二是开云体育能计划与曲靖市政府就公司在曲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区域内投资建设年产10GWh动力储能电池项目签订合同,总投资约30亿元。

实际控制人质押股份输血。

90亿元不是一笔小钱,刘金成夫妇的认购资金从何而来?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认购增资的来源主要包括:自有资金和外部贷款,其中外部贷款包括银行贷款、股票质押、固定增资基金等。值得注意的是,刘金成和益伟控股最近质押了一些益伟锂能股份。

2022年4月29日,益伟控股向西藏信托质押了益伟锂能220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62%。质押日,公司收盘价为65.87元/股(前股)。按此计算,益伟控股质押股市值约14.49亿元。

5月18日,亿伟锂能董事长刘金成质押了其持有的2250万股益伟锂能股份,占其持有股份的49.28%,近一半为一年。根据质押日公司收盘价,刘金成质押股份市值约17.93亿元。益伟控股和刘金成质押股份总价值约32.42亿元,此前质押股份数为零。

截至第一季度末,刘金成直接持有亿威锂能4565.94万股,通过亿威锂能最大股东亿威控股间接持有亿威锂能约3.04亿股,直接间接持股比例约为18.4%。

野马财经还注意到,4月29日,亿威锂能发布减持公告,称计划一年内通过大宗交易减持不超过3.5%的思摩尔股票。

根据思摩尔(06969.HK)收盘价17.48港元/股计算,预计将套现36.77亿港元,约30.7亿港元。

2021年5月,亿纬锂能的另一位实际控制人罗金红还计划减持亿纬锂能18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5%。

但由于误操作导致短期交易,罗锦红于2021年12月提前终止了减持计划。此前,罗锦红已减持约511万股,平均减持141.45元/股,套现近7.23亿元。

这次抛出总产量150亿元的扩张和投资计划,伊威锂能面临的压力并不小。实际控制人承担固定增长,完成注资需要更短的时间,可以帮助上市公司更快地缓解资金紧迫性。另一方面,固定增长获得股份的价格相对较低,同时传达了对公司未来的信心。

事实上,a股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独家固定增长的例子并不多。有的实际控制人是为了巩固控股地位,有的是为了帮助公司发展或转型,有的是为公司及时帮助。

5月19日晚,合盛硅业(603260.SH)披露定增计划,拟募集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70亿元,净募集资金全部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实际控制人罗毅和罗叶东承诺认购所有额外发行的股票。

2021年7月16日,科大讯飞(002230.SZ)宣布,公司定增对外定向发行7639万股,发行价33.38元/股,募集资金总额25.5亿元,认购对象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刘庆峰及其控制的言知科技,其中刘庆峰直接认购约90%。

固定增长项目完成后,刘庆峰及其名下言知科技的持股比例分别上升至7.31%和2.49%,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股权比例达到18.99%,进一步加强了对公司的控制。

2022年1月28日,ST沈机(000410.SZ)发布再融资计划。公司拟向控股股东通用集团增资不超过15亿元,发行价为3.94元/股,全部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募集资金到位后,将有效缓解公司经营面临的财务压力。

电力电池产业扩大。

自今年年初以来,伊威锂能已经密集披露了一些扩张计划,投资了数百亿增加动力电池和储能电力。

根据公司公告,2022年2月,益威锂能将与恩捷股份合作建设云南玉溪动力电池基地,项目规划总投资517亿元;3月,公司披露将在荆门高新区建设20GWh方形磷酸铁锂电池项目和48GWh动力储能电池项目,总投资126亿元;4月,公司宣布计划投资200亿元在成都建设年产50GWh动力储能电池生产基地;5月,公司披露拟在云南玉溪投资30亿元建设10GWh动力储能电池项目。

短短几个月,亿威锂能现有的产能规划已经从200GWh扩展到300GWh。东吴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公司2022年底产能可达近100GWh,预计2023年底产能将超过200GWh,产能将被客户意向订单锁定。预计2022年亿威锂能出货量为26~28GWh,2023年翻倍至60GWh,2024年超过100GWh。

随着电力电池领域的不断布局,一纬锂能负债率开始飙升,2018年上升至63%。虽然2020年有所改善,但去年又上升了,今年第一季度达到58.58%。

此外,益威锂能的财务数据显示,公司资金链相对紧张。财务报告显示,截至第一季度末,益威锂能账面货币资金63.99亿元;公司短期贷款、应付账单、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74.41亿元,仅货币资金无法覆盖。

至于为什么大规模扩产,益威锂能董事长刘金成在接受《中国商业新闻》采访时表示:中国电池企业扩产,一般来说,制造能力和水平不是很高,也需要改进空间,所以长期以来,我们认为所谓的高端产能不足,低端产能过剩应该成立。

然而,我们可以看到,宁德时代在整个市场的主要供应商中占有很大的份额。这个时候,我们不敢说高端产能不足,因为现在能排名第一的企业应该算是高端产品。事实上,我们正在讨论过剩和紧张的问题。过剩一定存在,因为当行业快速发展时,供应链的供应能力肯定会有一些过剩。只有做得好的企业和对客户负责的企业才能生存将持续很长时间。

事实上,在电力电池行业,不止一个锂能积极扩大产量。据起点锂电池大数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第一季度,BYD、新旺达、中国创新航空、益威锂能、捷威电力等电池企业已公布多个新投资建设项目,总投资建设资金2287.7亿元,年产能620GWh。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电力电池原材料碳酸锂、钴、镍等新能源金属的价格飙升。对于电力电池供应商来说,原材料成本上升的影响已经明显反映在财务报表中。

财务报告显示,2021年动力电池企业毛利率大多呈下降趋势。其中,宁德时代降幅4.56%,国轩高科技降幅27.67%,益威锂能降幅7.11%。比亚迪没有单独披露动力电池数据,汽车及相关产品业务整体下降7.81%。

客观地说,新能源金属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一部分由动力电池制造商消化。如果生产企业大幅扩大生产,原材料价格长期保持高位,无疑将进一步降低利润。如果它选择不断提高价格,那么更多的压力将传递给动力电池下游企业。

北方工业大学汽车工业创新中心主任纪雪红表示,近两年来,锂离子电池电动汽车的发展非常确定,未来的可持续性也非常确定。随着下游的快速增长,上游动力电池的生产能力也在扩大。但现在电动汽车发展的瓶颈不是动力电池,而是锂碳酸锂的供应。

目前,供需矛盾突出,锂矿开采能力增长周期较长。从生产到生产,考虑解决工业瓶颈大约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所以在短期内,除非技术路线发生很大变化,否则碳酸锂的价格很难下降。但在未来,随着锂矿的开采,锂矿将回到稳定的价格。纪雪红说。

你觉得动力电池行业之间的军备竞赛怎么样?请留言评论。



开云体育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