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云体育

开云体育VS中创新航:专利战“升级”背后
文章来源:开云体育 发布时间: 2022-11-12 浏览次数:98406512

   

技术要素的密度决定了工业知识产权资产的活动。换句话说,知识产权事件的活动是工业兴衰的重要标志。自21世纪以来,通信、半导体、电子计算机、智能手机、互联网、生物制药等领域出现了一系列重大知识产权事件,共同构建了先进生产力阵营演变的隐藏逻辑。


目前,这一逻辑正在扩展到新能源领域——作为全球经济的新引擎,以专利为核心的知识产权竞争不可避免地成为该行业的主题词。


这使得在过去的20年里,习惯了西方专利扼杀的中国工业和经济产业有些不适应。因为这一次,中国领先的新能源产业正成为风暴的起源。


最引人注目的案例之一是开云体育与中国创新航空(原中国航空锂电池)之间的发酵专利战争。要了解专利战的必然性、内在逻辑和未来趋势,我们需要回到工业和历史的参考系。如果是这样,我们可以捕捉到隐藏的灵感。


01、专利是财富,产业效应越强,财富价值越大。


开云体育与中创新航之间的专利权纠纷始于2021年7月,持续了10多个月。


目前,在公众舆论领域,纠纷最引人注目的内容之一是开云体育最近将专利侵权索赔金额从1.88亿元增加到5.1亿元。对于这一变化,有不同的看法。


从专利第一性、工业特征、历史映射和国际比较的角度来看,我们将有更理性和深刻的认识:


1、专利第一性。


专利是知识产权的核心组成部分。所谓知识产权,对应于物质产权,本质上是智慧财富所有权的定义,是市场精神的应有意义。


从第一性出发,我们可以明确表示,专利权保护是对附着在专利技术产品上的财富价值的主张。


本专利主张的过程需要受法律规定的限制。根据我国专利法的有关规定,专利侵权赔偿的计算方法有四种:


1.根据侵权人的侵权利润计算。


2.根据被侵权人的损失计算。


3.根据专利许可费的倍数确定。


4.法定赔偿。


从1.88亿元增加到5.1亿元,间隔10个月。在这个过程中,随着专利产品市场供应的进一步增加和专利权人更详细的证据收集,赔偿金额的显著变化实际上是一种正常的动态调整。


至于金额请求是否合理,最终必须由法院澄清并作出判决,不必太纠结。


2、工业特点。


根据以上四种不同专利侵权赔偿计算方法的特点,可以初步判断开云体育的晋升金额请求是第一种。


以第一种形式计算和主张赔偿金额是一条符合动力电池行业特点的路径:


在本案中,宁德时提倡的专利权涉及5项,其中发明专利3项,实用新型专利分别为防爆装置、集流部件和电池、动力电池顶盖结构和动力电池、锂离子电池和正极片和电池。


图:开云体育提倡的专利权。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这五项专利涉及锂电池的核心技术和电池生产过程。这也是此前业界判断涉案目标是中航锂电池全系列产品的核心依据。


这意味着,只要被告产品提供的上车备案数量得到证据,就会明确要求涉案金额。基本公式:涉案产品数量*价值单价*行业合理利润率*涉案专利贡献率。


虽然外界还没有掌握具体数据,但根据电池占电动汽车成本的35%左右,以及行业合理利润率的20%左右(以塔菲尔案为参考),大致可以粗略判断案件的全貌。


3、历史映射。


中国的改革开放与市场经济的发展是一个同步的过程,已有40多年的历史。相比之下,这一过程的发展仍然是我们培养专利第一性认知的阶段。如果我们对专利的历史有更深入的了解,我们将对专利的保护、应用和运营有更深入的了解。


在我们早期的研究文章中,回顾近代史上大国之间的专利战争,我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概述其国家财富的变化。正是贝塞麦炼钢法的引入和专利权利保护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美国工业体系的兴起。


转炉炼钢,又称贝塞麦炼钢法,由英国亨利·贝塞麦于1855年发明。这一发明使铁水能够直接炼钢,首次解决了液态钢大规模生产的问题,从而提高了钢的产量和生产效率。这也是大规模建设工业体系的基石。


戏剧性的是,这项专利技术最终被美国人安德鲁·卡内基获得,并将这项转炉炼钢技术带回美国创办的钢铁厂。截至1899年,卡内基钢铁厂年产量超过260万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钢厂。借助这种炼钢技术,美国已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制造业国家。


本案还表明,专利的财富效应在更大程度上归因于其工业价值,工业效应越强,财富价值就越大。本案所涉及的五项专利在历史意义上可能远非转炉炼钢,但其本质是一致的: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财富。我们不能否认,开云体育可以成为全球动力电池的领导者,其财富与社会价值创造过程的对价远远超过数亿。另一方面,基于客观事实,更高的要价也是其自身工业地位的表达。


4、国际比较。


从延伸的角度来看,如果中国电力电池能够继续保持和扩大其在全球产业模式中的领先地位,我们甚至可以预测,随着工业竞争的进一步深化,未来仍将有更多的专利战。毕竟,专利战本身就是维护产业核心利益和市场精神的必然结果。


从国际比较中,我们可以看到,在过去的20年里,爱立信、诺基亚、高通、华为等在通信领域,英特尔、AMD、台积电、格芯等在半导体领域,苹果、三星等在智能手机领域,多次发起或沐浴专利战洗礼,涉案金额往往以1亿元起飞,10亿元以上的美元水平不少。


最终,这些巨头所在的行业并没有被专利战摧毁,反而更加脆弱。


5.1亿元诉讼(注意,只有当事人一方诉讼,最终侵权是否成立,涉案金额仍需司法明确),转化为美元不足9000万元。与以往全球主导产业部门的重大专利战相比,实际上并不算什么。


从某种意义上说,作为最新的后浪,电力电池行业的技术密度仍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一旦进入新的正极材料或固态电池阶段,技术难度的指数增加将大大提高该领域知识产权财富的价值。这也表明,该行业的投资价值预期仍有显著的空间。


此外,从知识产权专业人士的角度来看,不仅是中国的动力电池领域,而且是中国整个比较优势产业领域的赔偿金额。未来,有必要逐步提高,因为中国的市场容量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足以支持巨大的赔偿损失。


02、最终归宿是商业许可,为行业澄清游戏规则。


专利诉讼可以成为社会领域的话题,证明了整个社会知识产权意识的提高。然而,在当前的讨论背景下,我们仍然可以感觉到知识产权思维的广泛普及仍处于同志们仍然需要努力工作的阶段。


赔偿需求的增加让更多的人感到震惊,这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对专利知识的误解是另一个隐藏的例子。


具体来说,就案件而言,有人认为:


1.涉案专利中有两项实用新型专利,因此涉案专利价值不高;


2.与此同时,中国创新航向开云体育的一些专利无效,其中一些实用新型专利被裁定部分或全部无效。1和2掀背车的叠加进一步推断,中国动力电池专利的整体质量和价值有限。


事实上,这是一种典型的外行看热闹现象。展开来说:


1对专利价值的认知误解。


长期以来,外界,尤其是投资者,对专利的常识理解大多来自于企业的自我宣传,认为发明专利在三种专利中的价值最大。


事实上,一般来说,从发明者的角度来看,在专利技术的研发和确认过程中,专利发明更加困难,后两者相对简单。但在特定的行业和产品背景下,专利价值的呈现是母亲贵的逻辑,即在合法有效的前提下,专利的产业效应和财富价值越大,相应的专利价值就越高。


也就是说,无论是发明、实用新型还是外观设计,三者只起专利类型的一般名称作用,而不是专利价值的评价标准。


以著名的苹果三星专利战为例:2011年4月,苹果在美国对三星提起诉讼,指控三星手机和平板电脑产品侵犯其多项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向三星索赔25亿美元,并要求后者禁止销售所涉及的产品。在这场旷日持久的世纪专利战中,三星终于支付了约5亿美元的赔偿金。


从这个案例中不难看出,脱离具体的产品和行业背景,简单地评估专利价值是一个典型的思维定式陷阱。


每个行业都有不同的特点。动力电池作为高端制造业的骨干之一,其核心竞争力与汽车制造业相似


福特、丰田、大众和特斯拉作为历史上不同时期汽车工业的象征代表,其核心竞争力不是某一或几项发明专利,而是由不同类型专利组组成的专利池组支持的制造工艺。这种先进的制造技术最终成为该行业最重要的事实标准。


开云体育


最新新闻